阅文集团上市,一个新时代开启
2017-11-10 13:44:41
  • 0
  • 0
  • 0
  • 0

太疯狂了!昨日“网络文学第一股”阅文集团在香港上市,遭遇资本全力追捧,开盘即大涨60%,20分钟内股价突破100港元大关,盘中一度逼近1000亿港元市值。最后,阅文集团收盘102.4港元,涨幅86.18%…… 中国网络文学蛰伏二十年终于一飞冲天!

事实上,阅文股价受追捧在上市之前既已注定。因为市场公开认购期间,阅文已经抢下近十年新股冻资榜的亚军位置,总计冻资5200亿元,而参与申购的股民高达42万人,超额认购超过620倍。冻资5200亿是什么概念?它差不多相当于A股一天的成交金额,或者相当于香港一个季度的GDP(香港2016年实际GDP为23586.19亿港元)。排在史上冻资第一位的是于2008年3月份上市的中铁建(01186),当时中铁建冻资5353.83亿元。阅文的上市,使港股重回08、09年的打新盛况。

据阅文集团公告,其从10月26日-31日开始招股,公司拟全球发售约1.51亿股,实际募集资金总额最多不超过83.25亿港元,其中90%为国际发售,10%为公开发售(即8.325亿港元),另有15%超额配股权。每股以55港元定价,为招股价48港元至55港元上限,以每手200股计,阅文集团投资者申购的起投金额约1.1万港元,成为今年以来香港新股市场“入场费”最贵的新股。

阅文上市为何如此受追捧?在表明上看,似乎是想发财的股民受利益驱动而为,但却也反映出市场对阅文未来前景的看好,事实上,资本的视角从来都是最敏锐的,阅文的上市风暴背后,是一个互联网行业新时代的开始,中国网络文学行业,在苦心经营将近二十年之后,将从此进入它的黄金时代。股民们寄望于阅文能够成为中国互联网的下一个腾讯,下一个阿里巴巴。

2004年在香港上市的腾讯控股是目前港股市场“最贵”的蓝筹科技股自不待言,另一巨头阿里巴巴实际也是起家于港股。阅文集团在港上市的时间是11月8日,几乎整整十年前的2007年11月6日阿里巴巴正在香港联合交易所的挂牌上市,尽管后来搬去了纽约,但却同样开启了一个行业新时代,时至今日,阿里巴巴市值4800亿美元。

阿里巴巴上市之前,在国外是有对标企业的,比如亚马逊,但阅文集团基于网络文学的商业模式在全世界都是独一无二的,是一种中国市场上独自成长起来的商业模式,独创而能成功且受到市场追捧,这显示出,中国互联网市场二十年发展之后,已经有了自己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

超级IP航母:阅文受市场追捧的背后

按投资机构对阅文集团上市后2018年、2019年40倍、30倍的市盈率来看,按招股书显示的阅文集团近年营收状况来看,市场对阅文的追捧似乎是狂热的,一些评论认为这从侧面反映出包括美股和港股在内的全球资本市场对科技股的狂热看好。

这固然有一定道理,但具体到阅文集团而言,其被看好,更多的还是因其自身原因。如投资者忽略阅文本身,而只看大势和概念,那他一定是没有见识过中国网络文学市场之繁茂,没有意识到阅文身后的数亿读者,没有意识到阅文生态文化爆发的潜力。

从财务报表上看,阅文近期的收入主要来自网民付费阅读,这一块增长速度是很快的,但如果仅仅拿付费阅读的收入衡量阅文未来估值,天花板也是很清晰的,无非是用户总数乘以平均付费。但付费阅读实际上只是阅文长远未来前景的一小部分,未来支撑阅文继续成长的不是付费阅读,而是整个与网络文学相关的大文娱时代,是整整一代在网络文学潜移默化下成长起来的中国年轻人。

根据招股书显示,阅文集团目前的平均月活跃用户达1.918亿,但这仅仅来自阅文集团的自营渠道,而自营渠道以外,被阅文内容辐射到的用户,却与几乎全部中国网民相若。

各大互联网产品对移动端用户的争夺实际上归根结底是对用户时间的争夺,如果PK各大娱乐生态内容占有网民时间的总数,能否多过微信还不好说,但阅文至少是前两名,当然,这是按阅文内容的辐射力计算,并不是指阅文旗下App的使用时间。

根据《中国数字阅读白皮书2017》,截至2016年底,中国手机网民规模达到6.95亿,其中通过手机阅读网络文学的用户达到3.33亿,网民在手机上可做的事情很多,比如即时通讯、浏览新闻、听音乐玩游戏,但关键是,看新闻听音乐玩游戏的时间会被N多应用分散占领,而只要阅读网络文学,就很难绕过阅文生态。

网络文学和网络出版是一大风口,阅文的潜力在于,它几乎独占了中国互联网出版业务,尤其是内容源部分。在招股书中已经可以看得很清楚:据市场调查公司Frost & Sullivan资料,截至今年6月底,阅文集团有640万位作家和960万部文学作品;2016年,按照百度排名,中国出版的10大最高搜索率网络文学作品中的9本来自于阅文集团的内容库。

中国网络文学的历史几乎与互联网一样久,而规模化则可以从阅文旗下起点中文网2002年5月创建开始,十五年间,网络文学建立了商业模式,培养了作家队伍,养成了观众口味,到阅文集团上市为止,一个繁荣的生态已经建成,收割季已到。

当然,在残酷竞争的互联网市场上,单单是发现风口并不是决定成功的唯一原因,还必须拥有站稳风口的能力——在阅文背后定风的是控股股东腾讯。腾讯生态为阅文带去资源和流量,使之具有了强大的市场竞争力,更关键的是,巨头的介入,使阅文具备了打开其IP宝库,对内容IP进行全产业链开发的能力,阅文一旦在这一领域爆发,才是真正的爆发。

如果说网络文学是个百亿市场,那么基于网络文学IP开发所关联的大文娱市场可能高达万亿。一部著名的网络文学IP,可以被改编成动画、电影、电视剧、端游、手游、销售周边、甚至建立游乐园......阅文集团目前占据国内半数以上的IP改编市场份额,在中国发行的国内网络文学改编娱乐产品中,票房排名前20大电影中的13部,收视率排名前 20大电视连续剧中的15部,播放量排名前20大网剧中的14部,下载量排名前20大网络游戏中的15部,以及播放量排名前20大动画中的16部,都是基于通过阅文集团发布的网络文学作品改编。

在阅文生态中,一部小说诞生后,其IP(知识产权)价值被立体地挖掘,进入系统的全版权运营和开发,收益远超稿酬,比如唐家三少,近五年内靠写“网文”5年共收入了3.415亿元,2016年的1.2亿收入中,来自网络连载的收益只是其中一块,是手游和影视改编这两块收入暴增,让唐家三少赚得翻番!

在中国互联网生态中,能够进行IP全产业链开发的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巨头,腾讯是其中之一,但面对万亿未来市场,单靠腾讯依旧不够,于是为了进行IP全产业链开发,今年6月份腾讯影业、腾讯游戏、阅文集团联合万达电影成立合资公司,这相当于拥有全国最大院线的万达、占据全国互联网最大流量的腾讯,以及有着全国最多IP的阅文集团联合组建了一艘超级IP航母。

中国式互联网创新,文化与价值观输出桥头堡

事实上,对于长期的中国互联网观察者来说,阅文集团的上市,除去资本价值之外,有两点意义更值得一谈。

其一,多年以来,外界一直诟病中国互联网业缺乏创新,只会抄袭美国已有商业模式,但阅文集团所代表的网络文学产业却是个例外。网络文学并非发源中国,但它却发扬光大在中国。以阅文集团为代表,中国网络文学产业在世界领域都是开创了一种独一无二的新商业模式。

网络文学的异军突起是互联网送给中国网民的一份大礼,它与内地市场传统出版业长期落后于国外的现状密切相关。在国外,由于传统出版业发达,这使得作者和读者不必向互联网投入更多精力,而在中国,大批读者和有水平的作者则投向了互联网,并结出了更丰硕的果实。

这是中国市场借助互联网所带来的后发优势实现赶超的又一经典案例。

其二,由于技术和商业模式上的领先,使中国网络文学的参与创作人数以及积极性大爆发,从而生产出大量西方所不具有的、独具魅力的文学作品,这些思路纵横恣肆的网络文学已经走出中国文化圈,在世界领域内“吸粉”,这从去年开始关于大量外国读者狂追中国网文的各种报道可见一斑,阅文旗下起点中文网也建立了中国网文海外门户起点国际。

“网文出海”为将来中国IP的全球性商业化打下铺垫,这同时也实现了中国价值观、中国文化的对外输出。中国的网络文学自然绝大多数是以中国为背景,里面描述的是中国的价值观、中国的古文化、中国的历史、中国年轻人的生活状态、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通过阅读这些中国背景的内容,能够使国外读者更加了解中国,减少误会,产生好感,能够潜移默化的增强中国影响力,改善外国人对中国的观感。对立与矛盾多出自不了解,在中国作为大国崛起的未来过程中,文化与价值观的对外输出绝对是一个重要工作。

中国互联网高速发展二十余年,在本土已经规模极为可观,阿里腾讯也都跨入世界前十,但论及中国文化与价值观对海外的输出,在互联网企业中,还是以网络文学最具希望。

从这一点讲,对于网络文学,中国应该以超出对一般商业的关注度加以关注。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