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他们个个都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2017-11-13 13:49:19
  • 0
  • 0
  • 0
  • 0

“我从没有见过一个不孤独的人

会发出耀眼的光芒”

----张小龙

全球程序员终于有了自己的节日

本周三,2017年11月8日,是记者节。在创立18年之后,随着媒体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记者节在中国可谓家喻户晓。

那么记者节的第二天是什么节日呢?11月9日,首届全球程序员节在西安开幕,全球近2000万程序员终于有了自己的节日。

无论是从全世界范围看,还是从中国看,程序员的整体数量都远远高于记者的整体数量。按IDG在2014年发布的报告,当时全球就已经有1850万名程序员,其中中国占了10%,而同时期,全球的记者数量应该不超过1000万,中国的记者数量不超过100万。随着信息产业在国民经济中所占比重越来越大,程序员的数目仍在持续增长,但在2017年之前,庞大的程序员群体却没有自己的节日。

程序员群体不如记者、护士、教师这些早有自己节日的群体引人重视,其实也不难理解,大概有两个原因,其一,程序员作为一个职业,随着IT、互联网等新经济行业的崛起而繁茂,历史比较短,资格没那么老;其二,记者、护士、教师等职业都是经常与人打交道的职业,社会影响力比较大,而程序员基本上都隐于幕后,公众经常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是个比较低调的群体......

然而,随着数字经济显示出对生活无与伦比的渗透力,程序员这个低调的群体也开始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人们注意到程序员在现代生活中的重要性:程序员是数字世界的构建者,他们用代码演绎着整个世界,用代码改变着人们的生活,也是千千万万个程序员用代码构造了信息技术产业,并将此渗透到社会的各行各业、各个角落;同时那些著名的程序员也跃升为大众偶像,马化腾、雷军、丁磊、李彦宏、史玉柱、周鸿祎、求伯君,大量著名的企业家和首富都是程序员出身,成为社会金字塔顶层的一员。

于是,在2017年,就终于有了首届“全球程序员节”。11月9至10日,在西安市高新区举办的首届“全球程序员节”,不仅是面向全球程序员群体打造的顶级盛会,也是中国数字经济等新兴产业蓬勃发展的一个表征。如上个月刚刚结束的党代会上所提出: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战略支撑。要不断增强我国经济创新力和竞争力,突出关键共性技术、前沿引领技术、现代工程技术、颠覆性技术创新,为建设科技强国、质量强国、航天强国、网络强国、交通强国、数字中国、智慧社会提供有力支撑。

可以说,由程序员主导的信息技术产业是决定 21 世纪国际竞争地位的先导性和战略性产业,是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之一,软件与信息技术服务产业是信息产业的核心,是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取得突破的关键领域。

改革开放四十年,程序员群体在中国的地位从来没有今天这般重要。

这些孤独的程序员,今天都在发出耀眼的光芒

11月9日,作为目睹了首届“全球程序员节”开幕全程的采访者,在现场感触良多。

在古都西安,“全球程序员节”受到了意料之外的高规格对待,参与人数众多,来自全球各地的程序员汇聚一堂,一同庆祝属于自己的节日。作为主办方的西安市,包括市委书记、市长在内的主要官员都亲自到场,在开幕式上,陕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甚至现场 “编写”发布了一段代码,以启动全球程序员节,并以此向全球的程序员致以节日的问候。

西安市市长上官吉庆对全球程序员发出邀请说,开放包容、兼容并蓄是西安传承千年的城市基因,西安要让本地的程序员留下来,全球的程序员走进来,西安会成为创新创业的福地和宝地。

西安市上下一致的重视,体现出这个十三朝古都在科技领域的雄心壮志。

但主办方的高规格对待只是其中一幕,更令人感触的是程序员们的热情和整个程序员节洋溢的情怀之气。

我印象最深的是大会评选出了10位功勋程序员:王永民、严援朝、宫敏、求伯君、雷军、张小龙、丁磊、王小川、张一鸣、印奇,并现场颁奖,在会场的入口处,挂满功勋程序员的大幅照片和他们的祝语,其中张小龙是这么说的:“我从没有见过一个不孤独的人,会发出耀眼的光芒”。

在历史上,应该从来没有一天,程序员们像今天一样受到礼遇,到场的普通程序员们虽然依旧衣着朴实,戴着眼镜,背着双肩包,但似乎个个都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许多久闻大名的老一代程序员登台演讲,比如五笔字型汉字输入法的发明人王永民,已经74岁高龄,但谈起程序员生涯却滔滔不绝,以至严重超时。

王永民和程序员合影

最先把自由软件引入中国、被称为是中国自由软件界元老的宫敏,也已经61岁,回顾起程序员生涯就像一部的活的历史。年轻时代他在最原始的机器上编程,不但要研发软件还要折腾不听话的硬件,那个时代程序员的事业,只能用筚路蓝缕来形容。

还有作为新一代程序员代表,旷视科技Face++的印奇,这位天才小子在演讲中表现的则是中国新一代程序员的信心:“新一代程序员,是需要敢于登上更大舞台的人。一直以来中国在应用软件技术上非常厉害,而在更为基础的操作系统级别技术上并不是特别强。技术发展到现在,在我们这代程序员所处的人工智能时代中,需要真正不仅在应用级人工智能技术上努力,更需要登上更高的舞台,去做真正底层的引擎部分。这个是最重要的,如果我们想代表中国成为世界级的人工智能公司,就必须敢于去挑战更大的舞台。”

目前全球最年长的程序员,82岁高龄的若宫雅子女士,也通过视频从日本对首届全球程序员节和程序员们送出祝福。

由于功勋程序员们太热情,原定上午结束的开幕式一直持续到12点半,而场下的程序员观众却没有人起身离开,只有持续不停的掌声。

程序员们期待这一个节日太久了!

每年的11月9日给程序员放假半天!

尽管会场掌声不断,但最热烈的一次掌声却是送给求伯君,这位曾经的“中国第一程序员”、“WPS之父”,同时也是科技富豪,今年已成长者,他在演讲中说,“我有很多身份,但程序员是我印象最深,最喜欢的一个身份——我骨子里是一名程序员,编代码的人员。我从事软件工作从大学一毕业开始一直到退休基本上没有停过,所以我的程序员感受是非常深的。印象最深的是,我觉得我们程序员的工作是非常辛苦的,我们讲平时描写一个人的工作时间是朝九晚五,但是我们是7点开始到11点结束,都在写程序。这是一个常态,很多人其实是一年工作365天。”

他接着说:“今天这个程序员节,我跟大家提一个建议,以后我们在每年的程序员节,至少希望我们各位的软件企业的老板们给程序员至少放半天假好不好,并且要强制性的。也许你给他放假他不愿意,作为一个程序员他很愿意把自己放在工作状态,不愿意停下来。我建议企业老板们一定要强制性的让他们休息半天!”

场下掌声雷动!

求伯君不愧是“中国第一程序员”,一个建议就道出了中国程序员群体的心声。像求伯君、张小龙们一样,真正的程序员是发自内心的热爱自己的工作,他们不怕孤独,甚至也不怕没有假期,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需要关爱。

程序员节的半天假,不但是假期,更是关爱。而对很多程序员来说,他们也需要来自全社会的理解与关爱。

严格说,程序员在中国并不是弱势群体,收入高,工作也受尊重,但可能是因为他们过于专注自己的工作,使得外界对程序员产生了一种神秘感,误解,甚至一点点妖魔化。

有多少人把程序员看成高智商、低情商的群体?这不好统计,但很多舆论却在有意无意地传递着这种印象,比如流行的那些文章《月入五万的西二旗人教你如何活得像月薪五千》、《月入五万的西二旗人,为什么没有女朋友》以及翟欣欣骗婚程序员事件。

但事实上,这肯定不是中国程序员群体的主流形象,中国有数百万程序员,或许他们因为工作而显得格外忙碌,但人生一定与普罗大众并无不同。

对于全社会而言,更应该关注和学习的应该是程序员群体的那些优秀的职业精神,比如对工作的偏执。如求伯君所言,“程序员一天工作18个小时是经常的事,即使如此努力,也未必能写出一个结果来,失败了就要换一种思路再反复验证,这时候信心和坚持就是最重要的。”

勤奋、奉献和创新,这是程序员群体最值得外界学习的职业精神,而这种职业精神的形成,不是因为他们觉悟高,也不是因为信仰强,而是出自对职业的热爱。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